他不断的伤害我
可我觉得这他妈才是真爱
他打我
像是在亲吻

说不上原因,看完5之后就觉得心里难受,每次听到这个bgm都觉得哽得厉害

再听听小破团的版本

blondie原版

Bgm:one way or another-until the ribbon breaks

某篇的片段


-


我用狭窄的,透过镜头,狭窄的眼光,搜寻我的男孩。接着聚焦,静止,我只能看得见他——


黑色的长袖高领毛衣,这里是腰侧——唔,他转了身——瞧,这是臀部,蝴蝶骨旁的凹陷,湿漉漉的发尾,他的窗帘半掩,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可触不可及一般的,梦幻岛(neverland)*一般的曼妙。


他叫——噢,亚瑟·柯克兰。亚瑟,亚瑟·柯克兰,也许就是这个名字。


没有分神的时间,别再让无情的夜风惊扰了他,我胆战心惊,冷汗黏腻,好在盖娜*隐入...

手机铃,日常吸普

性冷淡的米真苦手()

[米英]<青春期未满>(中)

青春期未满 中


contents

字数6897,状态不佳,写的很烂。兄弟,年下,注意避雷。


5

阿尔弗雷德临时决定在美/国住一段时间。“就让我和我的‘母亲’多亲近些吧——”他神情陶醉道,犹如一个终于回归了母亲怀抱的流浪儿,我当然知道他指的是他的祖国,我撇撇嘴,想着把你养大的可是优雅的英/格/兰的土地和弥漫雨水的空气。


“所以你连行李都没带就跑过来了?你是笨蛋吗?”我白他一眼,“算了,快去洗澡!”


“真冷漠啊,要不是听你那样寂寞的声音——”他装模作样地拉长声音,“‘阿尔弗我好想你啊——’我才不会——ouch!”


我狠狠地踩在他的...

1 / 8

© ninepen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