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衷开放性结局,不可以暴打作者

[米英]<娱乐至死>0

娛樂至死


Content
bgm-it's consuming me 
向金井大師和《黑天鵝》致敬。 


 

个人本(迷幻三部曲)《Bloodshot(暂定名)》第二篇目。


 

 

0

“我?”


玻璃杯倾斜43°角,指腹紧靠杯沿,旋转,停下,再轻转半圈,停下。晶绿色液体里的气泡是模糊的,升腾,再升腾,直到酒水的表面,暴露在空气中,炸开。


“我?”柯克兰的视野里没有什么太清晰的东西,他觉得自己有点醉了,可也不算太醉,因为他喝的不多,比他的上限还要少许多,也许是气氛使然,炫目摇晃的彩色直射灯伴著节奏感强烈的舞曲,他产生了些许前所未有的陌生感,令人不安的趋势。


沉沦,迷醉。糜烂的。




酒精是禁品,对他来说。他实在是碰不得,一浇就会发酵,一碰就会把一切都搞得乱七八糟,比如?比如现在——


“我猜你是一个作家。”有人在他身边坐下,又一位搭讪者,可他对柯克兰的认识不仅仅是停留在落魄买醉需要一个一夜情对象作为抚慰的同性恋者。男人嗓音低沉,像是救赎的靡靡之音。


“我?

“怎么看出来的?”


“好的作家的身上都有一种怪异的气质。”那人只是笑一声,他听见了,并且感到对方的声音稍微靠近了一些。


“比如?”


“嗯……我说不清。”男人抬鄂,但柯克兰依旧看不清楚,什麽也看不清,暧昧的灯光下,甚至连髮色也难以辨别。他是不是太醉了?


“我想,是格格不入吧。”他听见那人这么说。




酒精是禁品,对他来说。现在我的确醉了。柯克兰断定。


“我会把它写得很糟糕。优秀的作家要具有充足的想像力,虽然我仅仅只是一个写些不入流小说的作家,可我想至少我的想像力并不太匮乏。但是我依然写不出我想要的样子。

“我写一个小有名气的实力派演员,他无疑十分优秀,可他尚未将他的才能表现半分。他争取到了一个角,可是剧情与他来说有些苦手。”


“怎样的剧情?”


你瞧,柯克兰发觉了自己已然酒醉的不争事实。他趴在桌上,把玩著再一次见底的酒杯,竟想也没想就把这些毫无保留地全盘托出:“有一些混乱的情节,同性恋、交媾与窥视,最重要的是,那一场被引诱后的激烈性爱——和一个男人,他是无论如何也演不出那种沉溺于堕落、攀上极致快感顶峰的享乐、暴露、疯狂、瞬变、本性。


男人听他说下去,一言不发,这时,他说:“你在迷惑什麽?”


“我……我?我自然也写不出这些。”


男人低低地笑了笑,笑音似乎撞在他心口上,剧烈而令人心烦意乱:“在你的故事里,这个小演员是如何解决的呢?”


“……

“我的故事……于是,演员来到了同性酒吧,和一个陌生男人聊了许久,他从未对一个人如此敞开心扉。而那个男人是特别的。

“接著,陌生男人在他耳边说……”


“说了什麽?”男人的声音已经从嘴唇和耳廓间微毫的距离滑过。


“‘那么,何不亲身体验一番呢?’”


声音不知何时变得颤抖,玻璃杯从手中脱离,轱辘地滚几圈从桌面跌落,被男人精准地接下。


“瞧,你记得非常清楚。你此刻身在何处呢?柯克兰先生。你早已想好了对策,不是吗?”


对策?我?


十指平静地相扣,没有抖动的频率,柯克兰静静地靠在陌生男人的肩膀,被亲昵地搂著腰,嘴唇略微粗糙的触感在耳垂処摩挲:“为何不亲身体验一番呢?”


声音和画面与想象中的重叠,真实得彷彿他就在镜头前,调至微弱的聚光灯下,完美地演绎著这个棘手的角色,这个他恐惧不已的故事。


“帮帮我(Help mee)。”脱口而出,柯克兰用著呢喃的音调念出台词。他把沾著酒光的嘴唇送出去。男人笑著吻他,他喜欢作家脸上的表情。


不安和无所适从,还有好奇和决绝。




“你的眼睛(your eyes),你的皮肤(your skin),你的味道(your smell)。”


亲吻。不带情意地回吻。像是进食一般飢饿地大张口腔。他的牙齿打着颤,怯怯地伸出舌头,舔逗齿关,口腔上壁,男人拍了拍他的后背,叫他放鬆。任氧气逐渐稀缺,弥散,即便窒息会痛苦,的确,可叫人迷醉呀,one more time,亲吻,one more time.


“你觉得自己此刻是什么表情?”


“丑陋。令人作呕。”


“不,你很美。”


真是醉得离谱,我的小南瓜。夜晚漫长寂寥,缺不得一个枕边人,缺不得耳鬓厮磨的缠绵,缺不得你的嬉闹。


「你是一名演员。」男人嗓音低沉,像是恶魔无端的调情。


我们偏爱激烈前的爱抚,从眼睑,到鼻尖,再到嘴唇。无论是用亲吻还是舌尖,亦或是沾泪的指尖——精致的锁骨,俏皮的滚动的喉结,精壮的腹部。乾瘪的,苍白的,苛刻的要求所得一副完美无缺的肉体啊,你的身体。


「镜头下的你极富有魅力。非凡的吸引力。我们都说,你的眼睛会说话,透过它们,我们看到了你的踌躇,你的孤独。」


摄像头下正在对焦的视野,模糊交替著清晰,带著淫靡的暖色调,最终落在那绯色的颈窝,交织著红痕的肩头,半阖的水光潋滟的眼睛。

“你的汗水(your sweat),你的眼泪(your tears),你的唾液(your spit)。”


用污言秽语舔舐皮肤,露骨的视线侵犯贞操。


——可谁也没有看出你对迷乱的渴望。除我以外。

——It's consuming me.


天旋地转,放纵地呐喊,令声带受损,快感原来大过痛苦,任情欲横衝直撞,大脑已然发烫眩晕,陷入黏糊糊的沼泽,一陷不起,心甘情愿地沉沦。


「我要演一个写一些不入流小说的天才作家……这个角色我并不拿手,我会把它演得很糟糕。」


按下的清脆的快门声接连不断,他对著泛著暗光的摄像头笑,想把它拍开,却被人扼住手腕,把爱意无情地全部没入,强迫接受,这是没有瑕疵的爱,必须得到高亢的回应,必须泄出变调的尾音,滚烫的温度和痕迹是爱的象徵,这是高贵的爱。


「他笔下的故事有一些混乱的情节……同性恋、交媾与窥视……」


「你在迷惑什麽?」


「我也……演不出他写的这些。」


眼前发白,彷彿有什么在眼睑下炸开,星星点点的光闪烁又黯淡下去。紧紧攀著那人的脖子,彷彿挣扎著的落水者终于抓住最后一根稻草。


「为何不亲身体验一番呢?」


“……亚瑟……”


「救救我(Help me).」



“亚瑟——亚瑟——”


亚瑟·柯克兰猛地睁开眼睛。


“喂……没事吧。”摇晃的挂牌上是弗朗西斯的证件照和信息。亚瑟·柯克兰睁开眼睛看到的便是证件挂牌,标注弗朗西斯·波诺弗瓦的身份是他的经纪人。弗朗西斯弯下身子拍拍他的肩,给他递来一杯温水,“你面色很差。”


他接过温热的马克杯,也不言语,只是几口喝完了杯里的水。“做了个梦,没事。”


“……我知道,这部分对你来说……你很抵触。”弗朗西斯瞥一眼桌上的剧本,眼底的无奈和厌恶过于明显,“不要勉强自己……我们可以再找……”


“我没事。”亚瑟打断了他的话,操著极淡的笑,“我演的很好,不是吗?刚才。”


弗朗西斯被他的话噎住了。的确,亚瑟·柯克兰,曾经小有名气的歌手,踏入演艺圈不久的新晋演员。这是他的第一部戏。“你演的很好。是的。我为你骄傲。”


亚瑟·柯克兰揉著太阳穴,不去想方才梦里的混乱,他捡起掉在地上的剧本。默唸用签字笔写的大字标题——

 

“娱乐至死……”


娱乐至死(Amusing Ourselves to Death)。

  

tbc

想到哪写到哪……日更的我帅不帅

评论(8)
热度(49)

© ninepen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