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衷开放性结局,不可以暴打作者

Bgm:one way or another-until the ribbon breaks

某篇的片段

-

我用狭窄的,透过镜头,狭窄的眼光,搜寻我的男孩。接着聚焦,静止,我只能看得见他——


黑色的长袖高领毛衣,这里是腰侧——唔,他转了身——瞧,这是臀部,蝴蝶骨旁的凹陷,湿漉漉的发尾,他的窗帘半掩,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可触不可及一般的,梦幻岛(neverland)*一般的曼妙。


他叫——噢,亚瑟·柯克兰。亚瑟,亚瑟·柯克兰,也许就是这个名字。


没有分神的时间,别再让无情的夜风惊扰了他,我胆战心惊,冷汗黏腻,好在盖娜*隐入夜色,发丝终于停下了浅浅的摇曳,于是我大胆地用目光描摹衣料纯净的黑色边缘,空洞无尽头的颜色从那一处不时滚动的凸起向上束缚,竟硬生生剥离出一段雪白的柔嫩果肉一一那里的脖颈仿佛很纤细,无需黑颜色的衬托,你联想到白天鹅曲线精致的脖颈,他的,很干净,悲悯一一只因这不屈却生来脆弱的线条。


我愈发贪婪忘情地凝视深渊一一却是他垂着的眼睑,他的睫毛是浅色调,你是否知道白化病——我想说患有白化病的斯拉夫人,一头银白的浓密的长发,直直地泼下直至脚踝,你从她们的背后窥视,女人侧着脸,半阖眼帘,颤巍巍的睫毛在微弱温和的金黄暖光下如蝶翼单薄而灵动,令你自然地猜想她们是否是杰克•弗罗斯特*的族人,在飘渺纷扬的雪幕里顾影自怜,唱着一遍又一遍孤独的赞歌,盼着一场又一场的雪,熬过一个又一个百年,多么相像,我的男孩,和那霜的孩子,雪的精灵一一那并非凡物,美会叫人窒息,你就会想要学会“捧”的力道究竟是哪样的温柔,因为你的眼睛替她们刻上易碎的标签,可是你愣住了。


每当人们从高处朝下看,他们会油生跳下坠落的欲望。


你没有意识到你用尽了力气,像是被魔鬼控制了心神,湮没了人性,你甚至暴戾地用上了你的指甲,刺破了晶莹剔透的皮肤,折断了自然所锻造的最绝妙的弧度,扭曲了天鹅的葬歌(swan song*),像是在追求极致的暴力,称之为爱,为亲吻*,令其坏掉,夭折,强迫那眼睫剧烈地颤动,展开,直到永远不再遮掩下面那颗漂亮的会破碎的玻璃珠,你凝视,你包含爱意,你疯狂地探索那究竟是怎样的光景一一


我回过神来,发现绿色,也正凝视着我。


深渊诱惑他的爱人,召唤死亡,我选择一无反顾地坠入他怀。


我们对彼此耳语:杀死汝爱*。


Tbc



*盖娜:风之神

*杰克•弗罗斯特:杰克冻人,带来冬天的精灵

*swan song:天鹅哀鸣,西方古老传说中认为天鹅垂死时会发出忧伤动听的歌声。

*极致的暴力,称之为爱,为亲吻:打雷的Ultraviolence。“he hit me but it felt like a kiss”

*杀死汝爱:

你的爱是我,你是我的爱,我们要杀死彼此的爱人——跃下深渊,对死亡和你投怀送抱。

死亡是我对你最崇高最虔诚的爱意。

评论(4)
热度(36)

© ninepense | Powered by LOFTER